这些年轻人“逃离新西兰”

发布日期:2022-06-22 02:2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即使重新开放边境,新西兰的经济依然不景气。英国《卫报》称,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年轻人计划离开这里。

  2020年3月,新西兰人口净增长达到9.17万人的历史新高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发酵,新西兰关闭了边境。时隔两年,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截至3月,新西兰的年度净移民人数已降为负数,离境者数量比入境者多7300人,与之前的数据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
  “这是巨大的转变。”新西兰经济咨询公司Infometrics董事长布拉德·奥尔森说,“2010年的经济危机、克赖斯特彻奇地震……历次危机中,新西兰的移民人口都没出现过负增长。”新西兰的移民数量从每年增长五六万人跌落为负数,他不禁唏嘘。

  《卫报》称,新西兰出现移民负增长并不奇怪。疫情期间,年轻人普遍感到前途黯淡。人们随时可能面临失业危机,更加渴望改变。许多年轻人宁愿辞职,换个生活环境,或是去海外游玩、去他乡求学,也不愿一直停留在某一个地方。

  在鹅卵石小路上骑着脚踏车,耳边传来咖啡馆中顾客的聊天声,这是31岁的惠特尼·格林去上意大利语课时的情景。去年6月,她辞去在新西兰的社区治疗师工作,和朋友一起到了罗马。

  格林告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,疫情发生后,她的工作环境越来越糟糕,工作时间被延长,薪水不升反降。她决定换个环境,用积蓄生活,做一些提升个人价值的事,比如自学弹钢琴、建立个人网站……她相信,自己总有一天会创业成功。

  新西兰有很多格林这样的年轻人,尤其是专业领域的精英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。持续的疫情消磨着年轻人对生活的热情,加上各个行业的情况不乐观,他们选择离开。

  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援引美国咨询公司德勤的一项调查称,29%的Z世代面临住房、交通和账单的困扰,46%的人表示,自己靠薪水勉强过活。在新西兰,高达6.9%的通货膨胀率“深深伤害了年轻人”,他们无法负担高额房租和高昂的生活成本,只能选择换一种生活方式,缓解焦虑和压力。

  “我再也无法忍受脾气暴躁的客户了,我不想一直戴着面具生活。”23岁的伊菲玛·埃兹马科对《时代》说。她曾是酒店服务员兼调酒师。疫情期间,客人的态度越来越差,“有的客户甚至会根据容貌决定给多少小费。”经过慎重考虑后,她决定辞职,去做提升个人价值的事,比如去攻读社会学学位。

  经济分析师马克·哈姆里克指出,Z世代和千禧一代是劳动力中流动性最强的群体,原因在于“学历高,精通各种技术,更渴望找到高薪工作”。

  在新西兰,离开的人数不断增加。《卫报》称,新西兰4月的显示,预计明年会有5万人离开该国,加上那些因为疫情推迟了毕业旅行的年轻人,离境人数可能高达12.5万人。

  “这将加大新西兰各个企业的压力,他们现在已经很难招到员工了。”奥尔森担心新西兰将面临劳动力不足的问题。“新西兰的每个地方都在呼唤年轻人。”

 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·阿德恩似乎对此并不在意。在被问及“如何看待年轻人离开”时,这位女总理表示,“海外旅行是新西兰的传统,是年轻人的成人礼”。

  阿德恩有过去英国伦敦留学的经历。“新西兰欢迎世界各地的年轻人,也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去海外旅行、游学。大家交流经验、相互学习、培养人才,何乐而不为呢?”她说。

  即使重新开放边境,新西兰的经济依然不景气。英国《卫报》称,越来越多的新西兰年轻人计划离开这里。

  2020年3月,新西兰人口净增长达到9.17万人的历史新高。随着新冠肺炎疫情进一步发酵,新西兰关闭了边境。时隔两年,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,截至3月,新西兰的年度净移民人数已降为负数,离境者数量比入境者多7300人,与之前的数据形成极大的反差。

  “这是巨大的转变。”新西兰经济咨询公司Infometrics董事长布拉德·奥尔森说,“2010年的经济危机、克赖斯特彻奇地震……历次危机中,新西兰的移民人口都没出现过负增长。”新西兰的移民数量从每年增长五六万人跌落为负数,他不禁唏嘘。

  《卫报》称,新西兰出现移民负增长并不奇怪。疫情期间,年轻人普遍感到前途黯淡。人们随时可能面临失业危机,更加渴望改变。许多年轻人宁愿辞职,换个生活环境,或是去海外游玩、去他乡求学,也不愿一直停留在某一个地方。

  在鹅卵石小路上骑着脚踏车,耳边传来咖啡馆中顾客的聊天声,这是31岁的惠特尼·格林去上意大利语课时的情景。去年6月,她辞去在新西兰的社区治疗师工作,和朋友一起到了罗马。

  格林告诉美国《时代》周刊,疫情发生后,她的工作环境越来越糟糕,工作时间被延长,薪水不升反降。她决定换个环境,用积蓄生活,做一些提升个人价值的事,比如自学弹钢琴、建立个人网站……她相信,自己总有一天会创业成功。

  新西兰有很多格林这样的年轻人,尤其是专业领域的精英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。持续的疫情消磨着年轻人对生活的热情,加上各个行业的情况不乐观,他们选择离开。

  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援引美国咨询公司德勤的一项调查称,29%的Z世代面临住房、交通和账单的困扰,46%的人表示,自己靠薪水勉强过活。在新西兰,高达6.9%的通货膨胀率“深深伤害了年轻人”,他们无法负担高额房租和高昂的生活成本,只能选择换一种生活方式,缓解焦虑和压力。

  “我再也无法忍受脾气暴躁的客户了,我不想一直戴着面具生活。”23岁的伊菲玛·埃兹马科对《时代》说。她曾是酒店服务员兼调酒师。疫情期间,客人的态度越来越差,“有的客户甚至会根据容貌决定给多少小费。”经过慎重考虑后,她决定辞职,去做提升个人价值的事,比如去攻读社会学学位。

  经济分析师马克·哈姆里克指出,Z世代和千禧一代是劳动力中流动性最强的群体,原因在于“学历高,精通各种技术,更渴望找到高薪工作”。

  在新西兰,离开的人数不断增加。《卫报》称,新西兰4月的显示,预计明年会有5万人离开该国,加上那些因为疫情推迟了毕业旅行的年轻人,离境人数可能高达12.5万人。

  “这将加大新西兰各个企业的压力,他们现在已经很难招到员工了。”奥尔森担心新西兰将面临劳动力不足的问题。“新西兰的每个地方都在呼唤年轻人。”

  新西兰总理杰辛达·阿德恩似乎对此并不在意。在被问及“如何看待年轻人离开”时,这位女总理表示,“海外旅行是新西兰的传统,是年轻人的成人礼”。

  阿德恩有过去英国伦敦留学的经历。“新西兰欢迎世界各地的年轻人,也鼓励我们的年轻人去海外旅行、游学。大家交流经验、相互学习、培养人才,何乐而不为呢?”她说。